WHAT'S NEW?
  • We are happy to share the Korean edition with you. READ MORE
  • Don’t miss the newest edition – The Chinese manual READ MORE
  • New: Case studies on investigative reporting from the Balkans READ MORE

記者常為「壞媒體」名聲所苦。大家都說記者愛吵鬧、專報煽色腥、毀壞別人名聲、為反對而反對,讓認真工作的人不能盡責,缺乏對他人的尊重。其實這些指責有時侯有憑有據。反擊這些負面觀感的方法是,展現出正派、凜然的樣子。別魯莽行事,也別要求不合理的事。你愈展現出「不分日夜,我想打給你就打,而你就得給我想要的」,就愈助長社會對媒體的敵意。

多數人都喜歡相信自己既善良又真誠,所以何不以此為基礎,來理解你的消息來源呢?用這樣的方式來重新包裝問題:「我真的很想瞭解這個是怎麼運作的」,或是「為了社區好,請您幫忙解釋一下這個問題」,「拜託跟我一起努力,因為這種汙染會殺掉孩子」,這些通常會帶來好結果。在很多例子中,如果能說服消息來源,分享資訊是為了公眾的最佳利益,消息來源通常願意幫記者一把。

這其實不只關乎於策略:雖然記者有「第四權」這種冠冕堂皇的標籤,但記者其實並不是經民主程序選出來、負責專門監控公家官員一舉一動。記者也是公民社會的一份子。由此來看,記者與一般公民一樣,得擔起確保政府有好好服務人民的責任。就所處的位置而言,記者確實享有近用大眾傳播實體的特權,譬如報紙或是廣播電台。尤其當他們採用祕密錄音,這類遊走法律邊緣甚至違法的方法,致力讓惡劣的公司或是腐敗的政客曝光。不過,記者使用的手法還是要盡量親切、真誠、透明(至少盡可能透明)。

為了確認你不會越過記者角色的邊界,請自忖:如果我就是自己正在調查的那個人呢?我會怎麼看待世界、怎麼看待記者角色?我有多負責?我在調查的那種誘惑,自己若遇上了會不會也屈服?什麼會阻止我?我的檢核和平衡在哪裡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