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HAT'S NEW?
  • Don’t miss the newest edition – The Chinese manual READ MORE
  • New: Case studies on investigative reporting from the Balkans READ MORE
  • Great news for journalists from Nepal: Our Nepali edition is online! READ MORE

簡單的數字告訴你的其實不多,它們有時僅是整體的一部份。「五分之四的醫師」聽起來可能很驚人,但假如全英國上千名執業醫師當中,只有20名促成某結果,而其中有16名醫師如此,這一點都不驚人。因此就全國醫師到底怎麼想、會怎麼做來說,沒什麼代表性可言。

一份具代表性的調查,得符合更多條件。以醫師的例子來說,記者應該追問,為了獲取全國多樣的意見,這份調查有沒有在不同城市或醫院進行?調查是採取什麼方法來蒐集答案——電訪、網路問卷還是一對一面訪?調查有涵蓋所有年齡層和各性別嗎?此處僅略舉幾例。當質疑一份調查的可信度時,隨著調查的主題和結果不同,記者需要考慮的條件也會有所變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