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HAT'S NEW?
  • We are happy to share the Korean edition with you. READ MORE
  • Don’t miss the newest edition – The Chinese manual READ MORE
  • New: Case studies on investigative reporting from the Balkans READ MORE

在完成所有艱辛的調查作業後,你認為這次揭露將帶來影響,此時請自忖:我真的有故事要說嗎?此問題的背後是,你如何發展、寫作這系列文章,這對造就一篇傑出又精彩的調查報導來說,極為重要。

為了寫出一篇能真切影響讀者的報導,你得思索報導的核心,並把最具有力量的畫面表達出來。美國資深記者史蒂芬・富蘭克林(Stephen Franklin)建議,為了抓住讀者的注意力,「打造極度切身的導言,一開頭就帶出強而有力的情境。開頭先給最基本的細節,這很重要,之後再逐步拆解完整細節。」不過,也必須照實寫出你的發現,別試圖創造出跟你的報導無法調和的描述,也別過度刻畫某些事件。最重要的是贏得閱聽眾的信任,若開頭敘述看起來缺乏真實,你的努力就打了折扣。

當你寫完所有資訊,最後簡述你的發現、用事實佐證來作結。理想的調查報導掌握確切證據——「一把還在冒煙的槍」——做壞事的人確實造成你指控的問題。不過我們常常見到,表面上看起來有信服力的調查報導,實際上根本說不通,因為作者用字鬆散,證據和證據之間如何相互連結也不夠嚴謹。更糟的是,拙劣編排的影射還可能構成誹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