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HAT'S NEW?
  • We are happy to share the Korean edition with you. READ MORE
  • Don’t miss the newest edition – The Chinese manual READ MORE
  • New: Case studies on investigative reporting from the Balkans READ MORE

報導內容有三種基本結構,不管是調查報導、硬新聞或是特寫皆然:

  1. 1. 按照時序——依時間順序講故事;調查素材是以事件的前因後果和人的行為為主。
  2. 2. 敘事——跟隨某段時間所發生的情況;跟隨實際調查所揭露的。
  3. 3. 過程——報導以議題和論述為中心(依照特定故事而定)。

一開始進入寫作過程,先把素材分門別類:議題、誰在其中受到影響、你揭露的衝突和你的發現。這幾塊加上開頭和結論,就一篇相對比較單純、簡短的調查報導來說,這樣的計畫足以構成最終的報導。

調查報導寫作中,文采是次要,最重要是確認讀者把重點放在報導的議題和事實。

把素材形塑成報導的方式有幾種,寫作老師們針對調查報導建議了幾種方法和途徑。由於調查報導的素材比一般硬性新聞來得長又複雜,為讀者指路、穿越複雜的資訊叢林,有賴你賦予報導形式和結構。最常見的三種調查報導結構是:

 (A) 《華爾街日報》體, 涵蓋:

  1. 1.以人物或一個情況,為議題定調
  2. 2.以小看大,從個案看見更為重大議題,透過「核心段落」來解釋個案和較大議題之間的關聯
  3. 3.回歸個案,用一個有人味與衝擊性的結尾

(B) 「五大」區塊, 由美國寫作老師凱蘿·里奇(Carol Rich)發展,建議可分成以下5個區塊:

  1. 1. 新聞(發生了什麼事或正在發生什麼?)
  2. 2. 脈絡(背景是什麼?)
  3. 3. 範疇(這是單一事件、地方趨勢還是全國性議題?)
  4. 4. 發展(這將導向何方?)
  5. 5.影響(你的讀者為什麼該在乎?)

此結構需要良好起、承、轉、合的寫作技巧,好讓五大塊元素合而為一。否則會感覺是一個接著一個的五個短故事。如果你的長文是放在網站上,且需要把延伸的敘述拆解成合適的區塊,方便讀者瀏覽,對此類文章而言,這是絕佳的結構。

(C) 正金字塔結構

傳統處理硬性新聞的方式是「倒金字塔」(先說主要要點,之後才鋪陳次要輔助素材),調查報導則把倒金字塔結構轉正。整篇故事都是為了最後一擊而建立,引領讀者一起走過你的發現:

  1. 1. 從概述故事的主軸起頭
  2. 2. 暗示讀者,故事接下來的發現
  3. 3. 讓讀者跟著你調查的腳步走,讓懸疑感活靈活現,堆疊故事直至最驚人或最誇張的發現,就像你在寫科學突破故事或推理小說
  4. 4. 把最重要、最引人注目的資訊留到最後

前述的每道方法,都從虛構寫作者的工具包那,借了點工具。雖然你不是在創作虛構故事,但也利用了文學技巧,而既然每位記者都是說故事的人,這完全說得通。當代新聞寫作途徑,又稱新聞敘事,將記者視為現身講真實好故事的人。

根據作家蘇珊・伊頓(Susan Eaton),「敘事作家完成的任何作品,都帶有權威性質。他們考慮過事件順序和一塊塊拼圖,從好幾個角度全盤考慮過,讀過學術研究。他們運用巧藝,用讀者能看得懂的方式,把所有東西拼湊在一起。他們以某種順序把碎片拼起來,並創造意義⋯⋯做了這些,帶給作家某種權威性,不盡然是足以說哪個政策比較好⋯⋯,而是更能明確直指事件核心⋯⋯。這跟主觀評論非常不同⋯⋯你把自己看作是協助人們穿透謎團的導引。」

前述所說的敘事法,讓人聽起來正是為了調查報導量身打造,不過有一點要注意。美國調查記者丹尼・謝克特(Danny Schechter),在其執導的影片《WMD-大規模欺騙性武器》中,講述美國媒體如何報導伊拉克戰爭,並於其中指出敘事法的關鍵問題:敘事法讓一些美國新聞媒體可以聚焦於個人故事,卻忽略高度爭議的大議題和論述。這當然無損敘事法的價值。只是當做個提醒,不管是用哪種寫作方法,要在適當的脈絡下,有意識、有技巧地去說故事。

新聞敘事工具包括:

人物和場景刻畫:如果你選擇《華爾街日報》體,那在調查過程中,你需要有銳利的雙眼,看盡細節。你得為讀者生動描述關鍵消息來源或是場景,讓讀者信服。這不是要你記下所有難受的細節(你也沒有空間這麼做),而是要你精挑細選,挑選出幾個最真實生動的細節,豐富你的故事。

暗示和線索:撰寫調查報導時,很重要的是在開頭就留下暗示或線索,讓讀者隱約知道故事將如何發展。如果你採用正金字塔結構,特別會用到這個技巧。你提供不多也不少的細節,讓讀者一路保持興致,讀到揭開最終發現。

 步調、結構、用字:記得行文步調在寫作中也很重要。每個敘事都會推移,而你選擇的結構和用字,將決定故事推進得多快或多慢。短句和短語會加快速度,長句則讓速度慢下來。但如果段落中出現很大量的專業資訊,就算語句很短,也會迫使讀者放慢腳步。在你講完故事之前,不必要、過多的背景脈絡資訊,會使整個故事走進死巷。所以請記得問自己:這增加的是意義還是贅字?去除不需要的語句。

如果你讀故事給自己聽,就會感受到敘事的步調和流動,也能感受到故事在某處不只是慢下來,還既艱難又令人卻步。你的耳朵是最好的編輯,它在你遺失身為作家那種人類自然說話的語氣時,或語言變得冗長複雜又有錯誤時,或其他會讓讀者產生閱讀障礙的時候,都會跟你說一聲。用口語形式寫文章,就像你說話那樣,如此讀者便可認同你的聲音。不過,講話涉及口吻、手勢、眼神接觸和表情等元素,這些無法透過寫作傳遞,所以你必須修改你的作品。正確的文法和標點符號,會為寫作增加口吻、強調和細緻化差異——它們在紙上發揮的功用,就像講話時,手、眼睛和臉部肌肉發揮的作用一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