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帶輿論風向的專家」(官方發言人和公關人員)在記者和公眾人物之間的互動裡,扮演愈來愈重要的角色。有時,他們甚至會參與採訪過程,或預先提供記者不能提問的議題清單。

英國《衛報》前記者丹尼斯・巴克(Dennis Barker),曾從一位英國政府發言人那兒(這位,不意外地想保持匿名),得到以下關於帶風向專家的見解。他們給你的藉口可能都是真的。但,那些仍是藉口,而你仍有資格挑戰他們。「如果你不能告訴我,誰可以?」就是此時好用的問題。往往,你質問的那位官員可能只是接收上級的命令,可能也沒得知某些消息。換句話說,當他們阻擋或是防衛,也只是在盡責而已。但那是發言人的問題,不是你的。通常,就算政府犯錯,他們仍無法容許自己受批評,除非在極端例外的狀況。在發言人給出正面訊息的同時,也給他們說出負面消息的機會,這樣他對議題的說詞便能更開放一些。

記者關心的議題,是公民社會認為重要的議題。如果這些議題對政府來說不要緊,關心一下當然合理。問:「為什麼你不可以討論這個?」、「為什麼政府沒有更擔心這個?」記者的優先事項可能不是政府的優先事項,政府可能「關懷更廣」。讓發言人最不舒服的,就是被追問具體細節;他們認為自己的工作就是要避開細節。

比起資訊充足、冷靜的老鳥,急躁的新手記者比較容易滿足。發言人希望記者不會追問,而且只要得到大概的答案就會滿意。發言人觀察,「當記者這麼想:『這又不會上頭條』,你可以看到他們有意地降低興趣。」換言之,這些風向專家有一個重要的「帶風向」技巧,就是用輕描淡寫的方法,敷衍找新聞爆點的記者。但對專注挖掘新資訊、鍥而不捨的記者來說,就算事實聽起來很無聊,還是可以得到一篇好報導。

如果發言人告訴你,你的資訊錯誤,別輕易認錯,你可以這樣說:「如果我錯了,我道歉,但⋯⋯」並接著問後續問題,用充分研究過的事實為你的主張背書。如果他們回問,再把球丟回去。有些帶風向專家會用自己的問題導引你的提問,當你問:「部長雖已婚仍發生外遇,是真的嗎?」專家也許回答:「你們記者為什麼對這題這麼死纏爛打?」你可以接著說:「發言人,你該知道沒有人對記者的看法感興趣。我來這裡,是為了問我們讀者需要答案的問題。而且我們已經被讀者詢問部長婚姻狀態的來信給淹沒了,所以⋯⋯?」

如果你覺得你的問題沒有被回答到,堅持下去:「我並沒有完全了解你的回答。可以請你再解釋一遍嗎?」或是「我不確定你有完整回答我的問題。」如果問題完全沒有被回答到,比較有禮的說法是,「你是不是寧願不要回答那問題」、「阻止你回答問題的是什麼」、「如果你告訴我的話,會發生什麼事」、「誰可以給我那問題的答案?」

思考各種問困難問題的方法。有時,問困難問題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問。但如果你面對的是位技巧高超的發言人,採用比較隱晦的方式有時較有用,因為直接問可能會被拒絕。這裡有幾個建議,先給他們警告,然後給他們一個平台:「可能你已經聽到報導說XY,那你⋯⋯?」「我知道這個問題可能不太舒服,但我們的讀者希望我提到XY」、「幫我了解實情」、「在國會,反對方說你XY」、「你對此有何評論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