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消息來源完全不願回答,也說他不願回應,你應該對此有所準備、演練。在電視或廣播的錄音中,消息來源若拒絕回應,無論是直接拒絕或是間接表示,都會被聽到,而且可技巧性地用在你的剪接中。而在紙本,你則可寫:「X拒絕回答關於⋯⋯的問題」,如實報導對方的拒絕,不必詮釋問題何以沒被回答,這些拒絕的說詞和當中的意義,就留給你的閱聽眾自行判斷。

對方斷然拒絕回答合理的問題,可能會讓你想要放棄採訪。有時候這個可能會有效:「部長,我很抱歉。我沒有預見在這議題上,得不到你的回饋,而這議題是我報導的核心。那我現在就只能就我的觀察,以及專家和證人的見解,來處理報導。我能說你對此無可奉告嗎?」在這時刻,聰明的受訪者可能會決定,到底是說些什麼好,還是完全跟報導切割好。但若他們拒絕合作,請禮貌地離開。

如果受訪者事先聲明他不會回答哪些問題,你最好還是找機會問,而且講清楚。在廣播節目當中尤其如此,至少你的受訪者和聽眾會知道你問了。如果你沒問,那你就得面對沒問問題的批評,而且受訪者之後可能會說,要是他被問了,他「當初就會」回答。這會讓你很難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