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馬上找到所需的資訊或文檔,並不總是那麼容易。這種情況下,記者可能需要構思、設計有創意的取得方式。我們總會把方法論跟學術研究連在一起,但其實,方法論只是你用什麼方式做研究而已。以目前現有的各種方法為基礎,你需要縝密計畫文檔研究、面訪、實地造訪或觀察,以及其他種種方式的組合,你需要決定採用哪條消息來源、每個消息來源需要投入多少時間、會採用哪種交叉確認步驟,以及你會如何進行每個階段的作業。

你應該總去找那些證明你的假說屬實的證據。藉由背景脈絡、歷史氛圍等可能發生過的事情,來建立起大致情況,你便可以間接證明你的假說。但當然,效率最高的做法是,從你的消息來源取得相關證據。

預先思考可能會遇到的障礙,是計畫方法的重點之一。假如你沒有辦法取得某特定檔案,或者某關鍵消息來源拒絕跟你談話,你的備案是什麼?你要怎麼把其他替代的證據拼湊起來,讓它們支持你的假說,或是成為具同等份量的證據?

只要方法一決定,你就可以開始為調查建立時間表和預算。時間表是你估計調查會花多久時間:你會花多少小時在檔案庫、採訪、網路搜尋和寫作?

你的時間表除了有各種任務所需時間之外,還會有另外兩個要素:截稿期限和競爭。如果報導已經確定交派下來或是列入排程,從交稿期限開始往前作業,並把必要的採訪和研究列入時間表中;但如果,你還在對編輯簡報、說服他刊登,那就得從起點開始作業,如此你的行銷簡報裡才會有報導完備的日期。這階段通常需要來回協商,但如果你根據時間表工作,你就能夠協調出所需的時間。

如果報導是關於大眾關注的「夯」議題,可能媒體對手也在追同條新聞。如果你知道對手也在跟,那就需要加快工作速度,才能搶先刊登。但調查報導不應倉促完成或是敷衍了事,這樣做可能會有法律後果。當時間表擺在眼前,就算沒有完成完整調查,你仍可決定通順又有價值的報導最早能於何時刊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