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你決定以一個團隊來調查故事,這些是需要額外計畫的步驟:首先是決定誰當專案經理。這個角色至關緊要,因為會由他來確定所有團隊成員都夠投入,而且沒有離題,並把大家的投入彙整在一起。第二步是發起一個工作坊,讓整個團隊都可以針對主題進行腦力激盪,想出一份清楚的待辦事項清單。你也需要決定整體流程形式:

  • 團隊成員要何時、如何聯繫彼此?
  • 專案經理要如何還有多常跟大家聯繫?
  • 每個調查階段的編輯、修改、回饋和更正流程是什麼?
  • ? 當某必要的投入沒有具體產出,該怎麼辦?
  • 如何讓每個人都同意最終成果?
  • 哪些花費可以報帳?
  • 如果有需要,團隊能竊聽、臥底或是為文檔付費嗎?

還有,要明確定義好角色,才能避免利益衝突。如果團隊成員同時也是董事會一員,當董事會決策涉及團隊調查,他就得迴避。此外,專案經理和組織領導階層之間的關係和決策過程,亦需要建立清楚;專案經理和組織領導階層之間,以及團隊成員和組織領導階層之間,都需要簽約。

除了前述組織層面的步驟外,團隊都需熟悉主題:每個人都摸清調查的裡裡外外,並知道圍繞著調查的問題是什麼嗎?身為大眾的一員,團隊對主題的什麼感興趣?在工作坊中,重新走過優良調查報導的常規一遍。這很關鍵,將決定最終成果的品質。討論也應涵蓋最佳常規與倫理,並發展初步可行的假說,以及草擬待辦事項清單,列出所需的背景資訊和消息來源。

調查過程中,由專案經理決定主題是否可行,以及目標可否達成;假說經修改、(新)資訊確認,還有更多細節和待更正事項,都需要跟團隊溝通。專案經理需要為專題成果設定「最低」報導目標。「最低」指的是,無論如何,報導至少可以拓展公眾對地方議題的瞭解。而專案經理需以能創造協作的方式,統一集中溝通可用的專業知識,和更新團隊的進度,不管這是團隊的要求還是專案經理主動自發。另外,專案經理得決定如何運用團隊不同成員的投入。


焦點(Spotlight)

人稱「焦點小組」的調查報導,是地方新聞室團隊調查的優良範例。

2002年,《波士頓環球報》的記者發現在波士頓天主教轄區,多位樞機主教和主教掩蓋神父性侵孩童事件。此報導見刊後,全美各家媒體才開始挖掘調查所在地區和國家是否發生過類似案件。

整起調查被拍成電影《驚爆焦點》,並於2015年上映。

VS.

巴拿馬文件 (Panama papers)

人稱「巴拿馬文件」,是多國新聞組織合作調查的優良範例。

多達400名來自超過70個國家的記者組成團隊,在一年中調查巴拿馬律師事務所外流的資料。最後,他們發現政治人物、運動員、罪犯以及其他人士非法運用巴拿馬離岸帳戶。總共有超過一千一百萬份資料經過分析——任何記者都絕對無法獨自處理全部素材。這個範例告訴我們,團隊本身的規模視資料量和參與的記者而定。

最後在2016年,世界各媒體以不同的語言刊登了這起全球最大的財務醜聞。


至此,你已經發展了假說並為調查報導制定了計劃,可以真的開始進行調查研究。下一章會開展討論不同的研究技巧,並解釋如何打造你自己的資料庫。